目 录CONTENT

文章目录

真实故事 | 飞机遭遇强气流:“给我笔,我要给初恋女友写情书!”

阿豪
2022-06-06 / 3 评论 / 6 点赞 / 405 阅读 / 6,326 字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温馨提示:
本文最后更新于 2022-09-02,若内容或图片失效,请留言反馈。部分素材来自网络,若不小心影响到您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大家好,我是阿豪。

东航MU5735出事的那几天,注定是所有民航人的不眠之夜。川航空姐曹琴琴深感悲痛,在今天的故事里,讲述了执飞四年里,让她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件事儿。她说,有些话如果没有说出口,就来不及了……

图片


1

我叫曹琴琴,毕业于成都航空学院,今年28岁,是四川航空的一名空姐。东航出事的那晚,夜特别漫长,我整宿都没有闭眼。

因为民航里很多人都是一个学校出来的,同事、同学、朋友的朋友,大家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其实,大家对空姐可能存在一些误解,认为我们只是送餐送水的服务员,事实上,我们最重要的职责是保证旅客安全。

记得第一次飞的时候,我居然吐了。

有个8岁的小姑娘特意跑来给我送了瓶牛奶,说:“漂亮姐姐,我看到你在洗手间吐了两次,吐完出来还微笑着给我们服务,我妈说,要学习你的敬业。所以,我拿牛奶给你暖暖胃……”

我瞬间破防,差点没绷住。从那以后,我更珍惜这份工作。

不过,航班就像人生,不可能一帆风顺。执飞四年,在飞机起降之间,我也遇到过各种紧急情况,但更多的是人生的悲喜。

比如2021年那次,飞机不仅遭遇了气流,乘客里还出现了一些“不和谐”的因素。

那是2021年6月的一天,我执飞上海-成都航班。受地形影响,这条航线经常发生颠簸,所以,每次飞到这条航班,机长和乘务长都会在行前会上反复强调保障乘客的安全,我们也都做好了随时应对的准备。

当时,我飞了三年了,收获的表扬信也很多,只要不出意外,下个月就能顺利升国际航线的乘务员,所以,自然十分在意。

可是,那天还没起飞,就有点不顺。

首先,在迎客阶段,我发现自己的区域坐了一个“刺头儿”:那是个65岁左右的老年人,虽然上了年纪,但穿着笔挺的中式衬衣,头发梳得光溜,精神抖擞,腰杆挺得倍儿直,声音也洪亮得很。

这大爷从放行李的时候就急哄哄的,不许任何人碰他放在行李架上的包,别人放行李,稍稍挪动一下,他就紧张地呵斥到:“嘿,别动!”

那样子,就像那里面装了什么宝贝似的,惹得旁边的乘客纷纷侧目。

由于当天航空管制,延误了1小时50分钟,所有人只能坐在机舱里等着。本来,大家对飞机迟迟不能起飞,就有点烦躁,这大爷毫无防备地展开了一系列骚操作。

他吵吵闹闹的,一会儿嚷嚷要下机退票;一会儿又站起来,双手叉腰,点名要跟机长谈话;一会儿又在机舱内踱来踱去,指着窗外别的飞机,跟我们辩论为啥人家能飞,我们不能飞……

我只好上前一个劲儿地道歉、不停安抚他的情绪,耐心让他坐下。

好不容易等到飞机开始滑行,我忙着检查每个乘客的安全带和小桌板,大爷却“喂——喂”地又召唤我。

我保持微笑,上前询问,大爷一把拉着我的手腕,面色凝重,反复跟我确认降落时间,嚷嚷开了:“这前面耽误了这么长时间,你能不能让机长把油门踩狠点儿,让飞机准点到达?”

本来因为延误和天气燥热,大家的心情都有些憋闷,现在,被这个大爷一吵,几个乘客也跟着起哄,有说要投诉的,有说我们耽误了他几百万的生意,要求赔偿的……

我脑袋一阵嗡嗡作响,但职责所在,只得压着性子,一一跟乘客们解释,再次将大爷安抚下来,最后,我几乎是逃似的回了自己的座位,准备起飞。

不过,事情还没完呢!在飞机平稳飞行了一段时间后,我们开始发餐。四川航空的餐食是有名的好,被大家戏称为“投喂航班”。

我们不仅为乘客提供了香喷喷的餐盒,还有新烤的玉米棒和刺激食欲的特色辣酱。

可就在我准备收餐时,颇为安静的机舱里一下又响起大爷震雷般的嗓音:“你们这是啥辣椒酱,怎么一点也不辣啊!”

大爷声如洪钟,他这么一声吆喝,后排一个本来睡得正香的2岁宝宝被吓得哇哇哭,机舱里瞬间又躁动起来。

这大爷真是让人脑壳疼啊!我仰起头,深吸一口气,告诫自己越是这种情况越要耐心、淡定。

露出标志性微笑后,我赶忙上前跟大爷解释:辣酱的辣度要考虑全国乘客的接受度,我们的食材和口味,都是由专家经过长时间研究和调研统一规定的,我又把刚取来的玩具拿来哄孩子,安抚已经一脸怒气的孩子母亲。

遇到这样爱作妖的大爷,已经够让崩溃了,没想到,后面的突发情况更让乘客们乱成了一锅粥!

2

就在我们结束收餐的时候,机舱内的安全带指示灯突然亮了,机长表示我们即将要遭遇强气流,飞机会非常颠簸。

飞机上遇到这样的情况,用“如临大敌”来形容是不为过的。因为,这关乎到每个人的生命安全。

我条件反射般地清空厕所和过道上的乘客,大声指挥所有乘客系上安全带,做好准备,同时,自己也坐下来,系好安全带。

随即,飞机开始剧烈地颠簸起来。对于我们空乘来讲,颠簸是常事,我们也在日复一日的培训和练习中习惯了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。

但那天的强度并不常见:我感觉自己的身体随着飞机忽上忽下,还没适应时不时的失重感,又被突然间的左倾右倾打乱,发髻都要被甩散了。

我们自己因为了解颠簸的机理,相信机长的能力,并不太恐惧。但很多乘客不常坐飞机或是第一次飞,就不了解这些。

毕竟这是万米高空,稍许一点点的状况可能就会被无限地放大,因此,我们必须稳定大家的情绪,让所有人配合我们的工作,不能在特殊情况下节外生枝。

偏偏怕什么来什么。在颠簸中,那个大爷竟然解开了安全带,在剧烈的摇晃中站了起来,伸手就要开行李架拿行李!

乘务长在最前端看到这一极其危险的情景,立刻大声警告,所有人也大叫着让大爷落座系好安全带,不要恐慌。

可大爷非要去够那件行李,浑厚的嗓音丝毫没有被颠簸削弱:“完了,完了,飞机要掉下去啦!我不能死在这儿啊,快给我降落伞,我要跳下去!不对,先给我笔,我要写遗书……”

那一刻,我真的是很窝火,这大爷怎么竟给我们添乱!

被他这么一煽动,原本还比较冷静的乘客们也听风就是雨,一个传一个:“啊?飞机真的出事了?要掉下去了?”后排由于颠簸最重,几个女孩子已经哭了出来,拿着手机就要录遗言。

万幸的是,很快,飞机的颠簸慢慢减轻,大家逐渐冷静下来,大爷也在我们一再要求下终于坐了下来。

当安全带指示灯熄灭的那一刻,机舱内不知谁带头,大家鼓起了掌。我高度紧张的神经终于稍稍松弛了一下。

随即,我们迅速清理了剩余的餐盒,开始逐排安抚乘客。走到大爷的后一排时,那个坐在靠窗座位、之前说我们耽误了他几百万生意的中年男人,表示他的眼镜在颠簸中不知道掉哪儿去了。

这样的事,我自然义无反顾,马上弯下身子在这排的中间座位和过道找来找去。

可还没找到,背后那个大爷熟悉的声音又把我吓了:“喂!你搞什么呢!”

又来了!那一刻,我的火气真的上来了,这大爷怎么那么多事!

3

等我略带怒气地转过身去,才发现,大爷并不是在对我说话。只见,他一手叉腰,另一手指着那个丢眼镜的中年男子,大嚷:

“你小子真不是东西!姑娘,刚才你一弯腰,他就拿手机往下面探,新闻里说过这种变态,专门拍小姑娘裙底,绝对不能纵容!”

“死老头,你瞎嚷嚷什么呢!你要乱说话,我告你诽谤!”

“嘿,还不承认!我之前就看你不对,老拿个手机对着人家姑娘拍什么呢?有种你把手机拿出来给大家看看!”

男人涨红了脸,怒气冲冲地起身,唾沫横飞,“老子凭什么给你看,糟老头子,多管闲事!”

大爷不甘示弱,揪着男人要他把手机拿出来对质。被激怒的男人冲大爷狠狠一拳挥舞过去,没想到,大爷很敏捷地躲闪开了。

虽然不知道大爷说的是不是真的,但眼见这两人纠缠在一块,都要打起来了,我赶紧将他们拉开。

乘务长也过来帮我控制局面。拉扯间,手机从中年男人的裤子口袋里掉了出来,屏幕上赫然还是拍照界面——这下,这个中年油腻男算是不打自招了。

男人见暴露了,脸色煞白,骂骂咧咧地为自己解围。

作为空姐,我们有时会遭道很多非议和不礼貌的行为,之前就遇到过猥琐的乘客,故意用脚磨蹭我们的小腿,甚至拿胳膊肘碰我们的胸。

这种情况,我们空乘是绝对不会姑息的。

乘务长马上将相关情况汇报给了机长。机长在第一时间与地面警察取得了联络,并授权我们将这个男人调至乘客区的最后一排,由机舱安全员监督管控,等到飞机落地时,他会第一时间被公安带走,接受相应的处罚。

话说,要不是大爷的仗义执言和挺身而出,我莫名其妙被占了便宜还不知道。想到这里,我也就淡忘了大爷之前的种种“骚操作”,内心涌出一份感激。

在乘务长的同意下,我拿了一份飞机上的小礼品送给大爷表示感谢。他豁达地挺着胸脯,习惯性大手一挥:“谢我干啥呀,我就见不得心术不正的人!再说,只要飞机按时落地,大伙儿都平平安安的,那不比啥都强?”

这番话得到了周围乘客的一致认同。坐在后面那个抱孩子的女士忍不住好奇起来:“大爷,你既然觉得平平安安最好,为什么又是闹着要降落伞,又是要跳飞机的?”

“我是着急啊!”大爷激动起来,声音突然有点哽咽,眼角也变得湿润起来。我赶紧给他倒了杯水。

大爷看了眼窗外,缓缓打开了话匣子,我们也跟着听了一段跨越半个世纪的传奇。

4

原来,大爷姓阮,这是他第一次乘飞机,此趟飞成都是为了见他四十多年前的初恋。

当年,阮老先生还是20岁的小阮。他在云南当兵,管后勤,喜欢上了部队文艺兵里面一个叫瑶瑶的女孩。

那个年代,文艺兵也要进行军事训练,每天跑3公里,帮炊事班挑水、种菜、养猪的活都干过。小阮心疼瑶瑶,经常偷偷给她送吃的,瑶瑶也开始给小阮织毛衣。

爱情的火花在他们之间燃烧。两人风华正茂的少年,承诺共度一生,不离不弃。可是,横在两人之间的,是来自家庭、现实的阻力。

瑶瑶出身农村,父母早逝,家里只有一间破瓦房,四面漏风,她还有一个残障的弟弟;而阮父是当地的官员,家里早就为小阮安排好前程,只等他一退伍,就可以子承父业。

小阮向家里表明了自己对瑶瑶的心意,家里炸了锅。为了逼迫二人分手,阮母在儿子回家休假时不惜以绝食相逼。

原本阮母因当年生儿子时就落下了病根,受不得气,小阮又是个大孝子,迫于压力,最终他写了一封分手信给瑶瑶寄去。

信中,他言辞残忍,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,就是不想瑶瑶对自己有更多的留念,他宁愿她恨自己怨自己,也好过让她承受同样的分离之苦。

可是,信寄出去刚三天,小阮就后悔了。他想起自己曾在笔记本上写过的承诺:“第一不可忘国忧,第二不可负卿卿。”

他下定决心,不顾一切地要把那封信追回来!

那个年代,没有手机、高铁,他就从家乡无锡一趟又一趟地换乘,从绿皮火车到小客,从小客到牛车,日夜不停,追到了连里所在的云南。

可惜,还是晚了一步。瑶瑶已于两天前收到了信,并且深受打击,一病不起,已经请了病假被战友送回了老家。

小阮也丧失了勇气和动力,灰心至极。因为愧疚、无颜面对,他选择了逃避和隐匿自己。

而瑶瑶以为自己惨遭抛弃,两个人再次归队,也只是相对无言,互相默契地避着对方,再也没有联系。

不久,瑶瑶退伍回到家乡成都,小阮回了无锡,几年后,各自成家。他们把这段伤心的往事珍藏在心,尘封进了岁月。

如今,四十多年过去了,当年的小阮已经成了白发苍苍的阮老先生。

他掏出手帕,擦了下眼睛,说:“当时我们俩不在一个连,所以后来就算是战友聚会,也没有碰到过,只听说她在成都当老师,嫁给了一个当官的……

“我原本想,当官的好,至少衣食无忧……可三个月前,老战友的儿子结婚,对方亲家竟然是和瑶瑶同班的文艺兵,她还记得我的名字,说起来,一个劲儿地说我是害了瑶瑶的罪魁祸首,用现在的话,那就是妥妥的渣男!

“我才知道,因为我家里是做官的,瑶瑶被伤了心,草草找了个大她7岁的地方官员结了婚。这男人脾气不小,喝了酒还对瑶瑶动手。十五年前,男人车祸去世,瑶瑶拉扯着孩子成家立业,好歹也算熬了过来……”

说到这里,阮大爷长叹一口气,不觉老泪纵横,和刚上飞机的“刺头”形象简直天壤之别。我注意到他的手帕上绣了一个“瑶”字,想必是当年瑶瑶送给他的信物吧。

5

阮大爷也是十年前丧偶,和他的瑶瑶一样,也没有再婚。他从女战友那儿要了瑶瑶的微信,战战兢兢地向对方发出好友邀请。

“你们知道么?我一看她那微信名‘一米阳光’,心里就难受地要死!这个‘一米阳光’的故事就是当年我讲给她听的。

“故事说的是,清冷的玉龙雪山顶上,终年云雾缭绕,只在秋分会有一米长的阳光撒下来,被照耀过的人就会获得美丽的爱情……当年,瑶瑶依偎在我怀里……哎,可我却辜负了她。”

我心里一阵难受,赶紧别过头,摸了下眼睛。周围好几个女乘客也被感动泪水涟涟。

阮大爷说,他忐忑不安地拨通了视频邀请,终于见到那个牵挂了四十多年的故人,当年粗粗的麻花辫,现在已经斑白,眼角也都是皱纹,可是,对方一看见他,就笑了。

“她笑起来还是和小姑娘时候一模一样,还那么好看!”

阮大爷磕磕巴巴地为自己多年前的怯懦和自私道歉,局促地像个犯错的孩子,可没想到,瑶瑶爽朗地笑了笑,说:“当年都是二十出头,不懂事咧。”笑着笑着,她又哭了起来,喃喃地说:“都老了,怎么一晃就老了呢?”

那天,两个老人一直聊了2个多小时,还舍不得放下手机。

晚上,阮大爷翻来覆去睡不着。瑶瑶的话一直在他耳畔回旋,是啊,怎么一眨眼就老了呢?

征求子女同意后,他做了一个决定,要去成都找他的瑶瑶,再续前缘。

阮大爷的决心得到了子女的高度支持,并为他定好了机票。大爷每天都和瑶瑶通话,激动地像个十几岁的少年,他忙活着给瑶瑶置办了几大包礼物,还给瑶瑶挑了一套真丝旗袍。

大爷说:“我想啊,她在成都,肯定爱吃辣,所以亲手做了几瓶辣椒牛肉酱。但刚才,吃你们飞机上的辣酱,一点也不辣,我就琢磨,是不是我老了,味觉出了毛病,会不会给瑶瑶的口味做得不对,可别把她辣着了!”

原来如此!我想起之前对大爷的“偏见”,心里不免有些歉意。

“大爷,你那行李包里面又装着什么宝贝呢?”后排抱孩子的女人问。

大爷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“那里面啊,是家里那口子走了以后,我没有寄托,就开始给瑶瑶写信。我就靠着这个,熬过了这十几年。写啊写,可不就有一大包了吗?”

“大爷,快打开给我们读一读吧!我们都迫不及待了!”

“是啊,是啊!您把我们大家都感动坏了,就读一段吧!”

征得大爷同意后,我和乘务长一起将他的行李包取了下来。里面全是满满当当厚厚的本子。

大爷写的一手好字,颇有文采,里面记录的都是他满满的思念和忏悔。在乘客的要求下,我读了几篇——

“我的瑶,这是我第121句‘对不起’。我既希望你能记住我,又希望你忘掉我这个负心汉。可是这些年,我从未忘记你……”

“我的瑶,这是我第452句‘对不起’。还不知道我们这辈子会不会再见,再见的时候,我能还能叫你‘瑶瑶’吗?现在,我正对着天上的北斗七星,想你!你还记得吗,北斗七星的第七颗星就叫瑶光……”

“我的瑶,这是我第1500句‘对不起’。我想写‘醒来觉得甚是爱你’,可又怕你嘲笑我肉麻。我也想作诗,可是我太笨了。这首诗是我抄的:‘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?’……”

6

“有些事再不说出口,就真的来不及了……”大爷像个大男孩一样,害羞地说。

大家静静地听着,都没有再说话。我也终于搞清楚,为什么大爷自上了飞机,就如此焦虑。

可以说,这趟追爱的旅程,对大爷来说,太隆重了。为了和初恋重逢,他跨越了四十多年的岁月,迫不及待地要交付他的心。

所以,他怕飞机延误,不能准时到达,让心爱的人再次失望;他怕飞机失事,自己的心意还未说出口,再一次给彼此留下遗憾;甚至飞机颠簸,他急着要取行李包,就是要用血肉之躯,将十多年的日记,紧紧护在胸口……

终于,飞机安全降落,我将大爷送下了飞机。

目送他沧桑又坚定的背影,我脑海里浮现他和瑶瑶相互搀扶,走在一米阳光里的情景。

这件事情之后,我对自己工作的意义有了新的审视。

原来,空乘不仅仅是一段空中旅行的安全员、服务员,还是乘客心灵的抚慰者、一段未知旅程的摆渡人。

因为,每一位乘客都有各自的人生悲喜,带着各自的期待踏上航班,我们的使命是,用心陪伴彼岸的人安全到达目的地,让他们的生命延伸、让他们的爱延续。

尤其经历疫情和东航事件后,我愈发觉得,生命的落幕,随时都可能发生。我们都是幸存者,所以,应该珍惜,不负时光,不留遗憾。

6
广告 广告

评论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