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 录CONTENT

文章目录

真实故事 | 工读学校“怂货”逆袭:一个刑警队长和儿子的战争

阿豪
2022-06-10 / 1 评论 / 7 点赞 / 396 阅读 / 7,455 字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温馨提示:
本文最后更新于 2022-09-02,若内容或图片失效,请留言反馈。部分素材来自网络,若不小心影响到您的利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
大家好,我是阿豪。

相信很多人打小就崇拜警察,这点阿豪也一样。肯定还有朋友幻想过要是有个当警察的爸爸就好了,出去都能横着走。凡事都有例外,今天故事里威风凛凛的刑警队长却有个傻傻的“问题儿子”,父子之间的战争也一触即发……

图片


1

2021年刚开学,教学楼前就停了一辆警车。校长和一个黑着脸的警察迎面走来。我的心“咯噔”一下,完了,那帮小子又给我闯什么祸了?

我仰头,瞅了一眼那个警察。

他的板寸有点长,像是很久没有理过。皮肤黝黑,一双眼睛像猎鹰一样,直直地盯着我,看得我微微一颤,不由自主地低头迅速回想了一下,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。

“这是班主任小温老师,教英语。”校长将我介绍给警察。

我没搞清状况,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,对方先开了口。

“我是市刑警队长姚启明。以后,我儿子姚睿就交给你管了!”

他声音浑厚,面无表情的样子。

我愣住了。警察还管不好自己的儿子,需要送到我们这样的学校来?

我是温晓,在辽宁锦州这所工读学校当了四年的英语老师。

工读学校里的孩子不少犯过事,还有的是因早恋、网瘾被当成“坏孩子”送来的。

我和大家讲过有关我学生的故事,会变魔术的许松、漂亮早熟的刘思墨、富二代付天一和高冷学霸李皓晨。

学校实行半军事化管理,但我从来没把他们当成“监管对象”。每早六点,伴随着冲锋号的起床声,我就会开启和他们斗智斗勇的一天。

前几天,和许松聊天时,我闻到他身上有烟味。他还硬着脖子和我犟,非说是帮体育老师搬器材的时候染上的。

体育老师是个出了名的大烟鬼,这倒是没错。

我拿着作息时间表研究,很快推理出“作案时间”。果然,午休后,在厕所里,他和付天一几个人被我逮个正着。

我没打算汇报校长,毕竟这群孩子接触社会早,甚至比老师的社会经验还丰富,有些习惯一时很难戒掉。

他们也识趣地消停了一段时间。好景不长,就在姚队长送儿子姚睿来的这天晚上,熄灯前十五分钟,我查寝的时候,老远就听到许松的307寝室又吵又叫。

透过玻璃窗一看,付天一和另外一名男生正拉着姚睿的胳膊,许松在扒人家裤子。看到我,几个男生一哄而散,许松像猴子一样爬上床,故意打起了呼噜。

只剩下姚睿低着头,慌乱又笨拙地提裤子。

正欲发火,熄灯号响了。

“老师,我们要睡觉了,走的时候记得关灯。”上铺的学霸李皓晨把书往枕头下一塞,淡定地说。

我知道他是在提醒我,新人被“整蛊”是惯例,许松喜欢用这一招,和新人套近乎,用不着小题大做。

“明天再找你们算账。”我暂时没有深究,让姚睿拿了被子和枕头,安排他住单间去了。

姚睿个子不高,皮肤很白,长长的睫毛,扑闪扑闪的。要是给他换上女装,倒挺像个腼腆的小女生。让人诧异的是他的眼神,总显得有些惊慌失措,仿佛这个世界到处充满危险。

一路上,姚睿低垂着头,一言不发。

我想起白天碰到姚队的情景。都说虎父无犬子,可我怎么看,这姚睿无论从外形还是性格,和姚队那块生铁,真不像是一家人。

2

姚睿入学后第十天,被教导主任安排住进了“反省室”。“反省室”是个学生犯错后用来写检讨书的地方,而姚睿整整在那里住了五天,原因是情绪不稳定。

到第五个晚上的时候,我查寝,顺道去“反省室”看他,发现床上居然没人。

我吓出一身冷汗,拿了钥匙,冲进去。壁柜、厕所找了一遍,都没有。最后,发现这孩子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,藏在床底下。费了好半天劲儿,才把他连哄带拽地弄出来。

其实,之前我就注意到,姚睿特别害怕别人碰他。上课的时候,他坐在教室最后一排,把身子压得低低的。偶尔被我点到名,也吓得一激灵。

这次被关进去是因为他在食堂,不小心把菜汤泼在了隔壁班的男生身上。对方一瞪眼,他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,又一脚把后面的人踩了。

前后夹击下,姚睿结结巴巴地,愣是没说出来“对不起”。这里的孩子不少都有点“江湖气”,可能吓唬了他一下。

姚睿突然像触电一样,胡乱挥动着双臂,“哇哇”乱叫着往外面冲,打翻了好多人的餐盘。整个食堂乱作一团。

我了解过姚睿的情况。他妈妈在生他的时候,因大出血没了。从小,他跟着奶奶长大,6岁才回到父亲姚启明身边。

遇见姚队那天,他看我对他儿子进工读学校,有些惊讶,僵硬的面部掠过一丝尴尬,马上又恢复严肃的表情,说:“温老师,我要提醒你一下,他脑子不太好使,容易做出一些过激行为。”

这哪像在介绍儿子,倒像在描述一个“犯罪分子”。这对父子平时的关系,就可想而知了。

听说,姚睿来我们学校的原因是他用裁纸刀刺伤了班主任的下身,因为他的过失,姚队也受了很大影响,有可能被降级。

我很奇怪,一个如此单纯胆小的孩子,怎么会向老师挥刀?

3

为了搞清楚这个疑惑,我去找学生刘思墨了解情况。这个漂亮女生情商高,市里所有中学都有她的朋友,各学校的突发事件,她比八卦记者还清楚。

一听到姚睿的名字,刘思墨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:“嘿,‘傻姚’的事嘛,没人不知道!不过老师,你要先给我买个海盐冰淇淋。”

刘思墨一边用舌头舔着冰淇淋一边说:“其实‘傻姚’的事不能怪他,这事儿还要怨他爸。还有那个极品班主任,38岁的老男人,恶心透了。”

“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,文明点!”

“真的,没骗你,那个老师爱占女生便宜,他摸过我朋友的大腿!”

“没人举报吗?”

“因为他教的班成绩好,成绩高于一切。再说举报也没用,那个陈老师,名头一大堆,什么优秀教师,语文组组长,科研带头人,其实就是个势利眼!”

我微微叹了一口气。

刘思墨告诉我,姚睿胆子小,一紧张就口吃,而且,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,打字也只会“一指禅”。大家都觉得他脑袋有问题,连女生都欺负他,都叫他“傻姚”。

姚睿的班主任有个习惯。每年接新生之后,会给每个同学发一张联络卡。卡上要求写明家长的职业和薪资,这些卡就成了他排坐位、对待学生的依据。当需要办事、找资源的时候,一个电话就解决了。

所以,在他班上,特殊家庭的孩子会被特殊对待,给个一官半职。

一开始,班主任看姚睿的父亲是刑警队长,还高看他两眼。有一次,班主任的一个亲戚出了点事,给姚队打电话,让他帮忙疏通一下。

姚队说话也不带拐弯的,直接把人家给撅了回去。结果姚睿就悲剧了。班主任把他从第一座调到最后一座。

失宠之后,姚睿经常被班里的学生拖到厕所里打,有一次被打急了,姚睿推了其中一个男生一下,结果那个男生跑到班主任那儿恶人先告状。

姚睿嘴笨,哼唧半天解释不清楚。班主任不但罚他站了一天,不许吃午饭,还要打扫教室,抄十遍课文。

作为老师,这些我太明白了。老师要针对一个学生,根本不需要动手,随便一句话、一个眼神就能让孩子抑郁,接下来是墙倒众人推,恶意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压向被针对的孩子。

排挤和孤立的杀伤力,更甚于体罚。我问刘思墨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?

“我发小和傻姚同班。老师,要是他像许松那样厚脸皮,你罚你的,反正我不写,老师也拿他没办法。

“可傻姚单纯呀!他真的饿着肚子,抄完了十遍课文。发小说,姚睿放学的时候,手和脚都是抖的,连教室门都拉不开。”

姚睿在学校被欺负,姚队都不知道吗?刘思墨说,每次开家长会,姚睿他爸从来没去过,永远在加班。等知道的时候,悲剧也已经发生了。

班主任收拾过姚睿,以为姚队这回总该识趣了。他的弟弟想进公安局,找姚队帮忙疏通一下。

结果姚队怒了,说他不能徇私舞弊,还让班主任注意自己的职业操守。

“他爸真是智商感人啊!班主任自然把气都撒在他儿子身上。”

有一次,几个男生把姚睿抬起来扔进女厕所,正赶上里面有几个女生在换舞蹈服,她们揪住姚睿,非说他偷窥。

姚睿就这样糊里糊涂被告到班主任那里。

班主任怂恿学生,说姚睿耍流氓、变态。姚睿“噌”地一下,从位子上站起来,第一次为自己辩解,说没偷看。

班主任骂他,“有人生没人教,亏你老子还是刑警队的,生出这样的儿子还假装什么正义!”

没想到,就在班主任转身准备写板书的时候,姚睿掏出笔袋里的裁纸刀,冲到讲台上,刺向班主任的下身,还说了句“你才是耍流氓”!

姚队长一听儿子把老师给捅了,气得把枪顶在了儿子脑门上。

4

了解姚睿的过往后,我对他更多了几分关注。

他的指甲长了,上课喜欢用牙齿咬。我把他叫到办公室,打开平板,给他放了部电影,叫《彩虹照耀》,顺手拿起了桌上的指甲剪。

当我轻轻抓起那双纤细的手时,他抽动了一下,本能地想要缩回,可眼睛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。

我笑了一下,继续抓过他的手,很快帮他剪好了。看他看得入迷,顺带把他头发也修理了。

电影里的养母安抚儿子说:“我知道,你爸看起来像个石头,但他内心很柔软,总有一天你会懂得。”姚睿看到这里,开始小声啜泣。

我把手轻轻搭在他的肩上,姚睿顺势在我怀里大哭了起来。

姚睿渐渐不再怕我。他的英语基础不差,我让他当了英语课代表。半个多月后,他开始手脚麻利地帮我把作业收好,抱到办公室,还借故磨蹭,我知道,他是又想看点什么影片了。

自从给姚睿开了小灶,他成了我的小跟班。每次我们目光相撞,他还会咧下嘴,腼腆地脸一红。英语课上,他也愿意回答问题了,虽然声音很小。

我觉得姚睿的胆小和他爸过分苛刻的教育有关,决定找姚队来学校沟通一下。打了三次电话,他两次没接,一次接了,开口就说正在忙,问我是不是臭小子又犯了什么事?

得到否定回答后,他直接撂了我的电话。

隔了一周多,他不请自来。像一阵风一样,进了我的办公室,脸上还带着些许不耐烦。

我赶忙解释:“姚队,我知道您很忙,但……”

“知道忙,你还一直打电话?孩子交到这里,就归你们管。”他拉着脸,手习惯性地往兜里摸,估计是找烟。看了我一眼,又把手抽了出来。

这男人也太自以为是了。我竭力控制着情绪,“姚队,儿子不是你的犯人,你禁止他接触一切娱乐,强制性的管理不利于成长。”

“我希望他目标明确,有错吗?他还未成年,就用刀扎老师,放任下去,还得了?”他一激动,声音又提高了八度。

“要不是你的‘铁面无私’,你儿子说不定不会走到这一步。”我也毫不客气。

姚队的脸部肌肉抽动了一下,“有问题就拿刀解决?我就奇了怪,我怎么有这样的龟儿子!”

说罢,他把目光看向窗外。外面,乌云黑沉沉的,豆大的雨点开始噼里啪啦砸下来。

我心里骂了一句,你才是个拧不清的龟蛋。正要怼回去,姚队的手机响了。

“什么?发现一具女尸?好,马上到!”姚队挂了电话,看了我一眼,就要走。

到门口的时候,我实在没忍住,脱口而出:“你知不知道,你儿子是为了维护你的形象,才向那个班主任下的手?”

他背对着我,停住了。我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觉得他的肩膀微耸了一下,然后一头扎进暴雨里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不欢而散的会谈后,我心里更是憋了一股子劲,似乎想要证明什么似的。

5

第二天,我把姚睿带到“铁三角”面前。“许松、付天一,李皓晨,从今天开始,姚睿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“不要!”许松嚷到,“我们铁三角就挺好。”

“抗议无效。许松,你教他为人处事,以后你晚上的加餐我请了。付天一,你教他用电脑,我可以每天帮你申请一小时信息课。李皓晨,姚睿数学是弱项,进步的话,我奖你一套清华的物理书。”

“这还不容易?姚睿,我教你打架,别人就不敢欺负你了。”许松用胳膊直接勾住了姚睿的脖子。

姚睿吓得直躲,弱弱地问:“打不过怎么办?”

“跑呀,笨蛋!”我把许松的手从姚睿脖子上拉下来,纠正他是教姚睿如何正当防卫,和怎样摆脱霸凌。

一个月之后,铁三角来汇报了。

许松说:“老师,退货吧,这小子跟外星人似的,撒谎都不会。”

付天一说:“老师,姚睿对电脑完全不感兴趣,更不想打游戏,他老想着看视频,而且看的烧菜的美食栏目,估计是想当大厨吧。”

李皓晨也倒苦水:“他是有点不灵光。我发现他喜欢背答案,同类型的题目,全用一模一样的式子解,连数字都不带改的。”

情况有点复杂,一时间,我有点消化不了。我仔细研究了一下姚睿做过的数学题,这下我看出名堂来了——姚睿居然把所有经典习题的答案都背了下来,遇到相似题型的时候,直接往上面套。

为了验证他的记忆力,我马上挑了篇英语课文,没想到,姚睿读了两遍之后,一字不差地背了下来,丝毫不结巴。可以说,他的记忆力超乎常人!

我让姚睿担任班级的英语课代表,鼓励他多读多背。运用这项优势后,姚睿成绩进步很快,会考中,三科总分排在了年级第三名。

真没想到,姚队不让儿子接触电子产品,竟锻炼了他过目不忘的本领!我发微信把孩子的进步告诉了姚队,隔了三天,回过来俩字:“收到。”

6

5月底的一个周末,我送姚睿回家取换季的衣物。他莫名地兴奋,摸不着头脑地说了一句,以前爸爸都是吃食堂。

进了家门,一股潮气迎面扑来。房子像是许久没有通风过,沙发上还胡乱堆着几件姚队的衣服,茶几上摆着半碗发馊的泡面。

姚睿的卧室在南边。推门进去,里面却是另一番样子,窗明几净。

书桌上放着一个崭新的笔记本电脑,鼠标旁还有一本有关心理侧写的书。几件崭新的休闲服整整齐齐地码在姚睿的床上。

“哇,这些肯定是爸爸给我买的。以前我就经常翻他犯罪心理的书来看!”姚睿把书跟宝贝似得捧在手上,反复摩挲着封面。

我会心一笑。这世上哪有不在乎儿子的父亲?他们只是不懂得表达而已。

那天,姚睿一头扎在厨房里,很快就端出来一盘西红柿炒蛋和青椒肉丝,紧张地要我帮他试下味道。期间,还不停看看时钟,又趴在阳台张望。

我回想起他说“爸爸一直吃食堂”,恍然大悟。原来,他不停刷美食视频,就是想烧菜给他爸吃。

晚上9点半,从姚睿家楼道里出来,刚巧碰到姚队撑着伞,挎着个身子,缓慢地走进楼里。他头发乱糟糟的,眼眶发黑,一看就是许久没有合眼。

我的心,抽动了一下,感觉突然理解了他之前的急躁。

疲惫的生活、身上的使命、工作的焦虑,可能早已将这个男人的耐心消磨得彻彻底底,所以,他在有限的与孩子相处的时间里,总想尽可能的一刀切,一次性解决所有的矛盾。

该怎样教育孩子,他未必不懂。

“等一下,温老师!”姚队把伞递给我,“谢谢你!”

7

2021年上学期末的一个周六,我休假。晚上11多,突然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,说宿舍楼起火了。

平日学校是很重视安全隐患的,怎么会起火呢?

我着急忙慌赶到学校,心里七上八下,琢磨是不是许松那帮混小子偷偷抽烟闯的祸,只能不断祈祷,人可千万别出事。

跑到宿舍楼下,消防车已经赶到,大部分学生被安全转移到楼下。刘思墨正披着被,挤在人群里。

她急得都快哭出来了:“老师,姚睿和‘铁三角’被困在宿舍里了。”

我感觉到喉咙一阵发紧,说不出话来。

好在消防员已经破窗成功,正用云梯把孩子们一个个转移出来。

许松最先看到我,他拉着“黑黢黢”的姚睿穿过人群,挤到我面前喊:“老师,姚睿真牛,是他把我们带到水房的!”

接着,付天一和李皓晨也出来了。

“你们都没受伤吧?”我上下下下打量着他们。

两个孩子七嘴八舌地跟我讲着经过。

楼内刚起火的时候,所有人都惊慌失措。包括那三个平时自觉很勇敢的孩子,他们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朝门口跑去,姚睿则是吓得直哆嗦,一动也不敢动,嘴里嘟嘟囔囔念叨着什么。

许松跑出了几步,又掉转头,使劲像揪小鸡子一样一把把姚睿扯起来:“什么时候你才不掉链子?火烧眉毛了都,尼玛还有空背书。”

姚睿被扯得往前走了几步,他又使劲挣脱了,嘴唇依旧哆嗦着,双手乱比划:“不能跑,不能跑!我们不能跑!”

许松气疯了,大声吼着:“不跑,等死啊!你这个怂货。”

付一天和李皓晨听见动静,也折返回来。付一天冲许松吼了一声:“还跟他磨蹭啥!”

三个人心领神会,两个上前架着姚睿的胳膊,一个拎起他的双腿,抬起来就往门口冲。

姚睿双手乱抓,趁着大家不防备,双腿用力一蹬,摔在了地上。他半蹲在地上,一边咳嗽,一边声嘶力竭地喊:“先……关闭隔门,防止进烟,否则大家都得死!”

“别听他的,这个怂货吓傻了。”付一天一边说,一边打算重新抓住姚睿,见姚睿实在不对劲,许松制止到:“让他说!”

姚睿急得快哭了:“我真的没骗你们。我爸带我参加过消防演练,我因为做错了,被他打过!”

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,最后是许松手指着姚睿,拿定了主意:“要是你指挥错了,我就把你扔到火里去。”说完,他第一个跑到走廊尽头,狠狠地关闭了隔门。

之后,在姚睿的指挥下,四个人断定起火在西三楼,风向是东南风,他们决定从逆风方向摸到二楼水房。在水房里,他们遇到了一个被困的女孩,四个人把女孩放在窗口最靠外的地方,他们用身体挡着身后的热浪,守在窗口等待救援。

在坚持了十几分钟后,消防车赶到,因为五个孩子已经自己从火海里跑到了窗口这个最适宜救援的位置,他们几乎没费劲就救下了他们。

“孩子们,好样的!”我把几个孩子搂到一起,“你们真是要吓死我了!”

“铁三角”惊魂未定,他们纷纷跟我解释:“老师,你敢想,是姚睿那个小子救了我们。”

见我难以置信,许松郑重地跟我保证:“老师,是真的!”

他搂着姚睿说:“小子,哥哥们的命算是你给捡回来的。你啊,纯粹是瞎猫遇到死耗子,以后该怂还是怂,但你放心,以后哥哥们罩着你!”

姚睿直往我身后退,他还不太习惯“铁三角”的热情。

我抬头看着宿舍,已经浓烟滚滚。消防队的领队告诉我,要不是5个孩子自救在先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我忍不住问姚睿:“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姚睿又恢复了以前的“怂样”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8

姚队是第一个赶过来的。我远远地,看见他在人群里搜索儿子的身影,依旧淡定而淡漠,向我们走了过来。

看到姚睿没什么大碍,姚队啥话也没说,使劲拍了下他的肩。

我特意走上前,告诉了姚队姚睿这次的英勇表现。

姚队又皱了眉头:“他身体不行,人又怂,必须地善于观察。要不然,不就是一个废物?那些消防知识、观察方法,都是我逼他学的。没白挨打!”

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,姚睿却突然一把抱住姚队的腰,哭了:“爸,我也好怕,好怕再也见不到你了……”

高大的姚队瞬间定住了,半晌,他俯身摸了摸儿子的头,又皱起了眉头:“没出息的东西——”依旧是斥责,但姚睿却一直“赖”在爸爸身边,还笑嘻嘻的,带着几分自豪,仿佛再也不怕别人的嘲笑。

事后,消防支队通知了火场调查结果,是因为体育老师在查寝时吸烟,没有熄灭的烟头点燃了垃圾箱才酿成火灾的。

学校给姚睿记了大功,被救的女生家长还专程给姚睿送了锦旗。

开表彰大会那天,姚睿上台,眼神怯怯的,四下张望。我和姚队坐在台下最后一排,我看见父子俩的目光触碰到一起,相视而笑。

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人能活成一座孤岛。从来,人心都是相对的,更何况父子。

在那之后,我组织班上的孩子写了一张心愿卡片。姚睿写了两条:1.希望爸爸下班能吃上我做的饭菜2.长大我想成为心理侧写师,做爸爸一样的英雄。

更意外的是,学校在组织孩子心理测试时,咨询老师给姚睿做了国际标准智商测试,那张测试书上写着:智商值131,超常。

谁能想到,曾经被霸凌的“小结巴”是个131的高智商少年?这样的孩子,加以引导,未来一定不可限量。

我把这两样拍照发给了姚队。相信他看到后,一定会强装镇定地回答:“收到!”

7
广告 广告

评论区